嘩啦啦——

  一下灌下去一大堆糞水。

  王母再忍不住,哇地一聲吐了出來。

  郭湘故作大喜,“好了,好了,吐出來了吐出來了,快,還不夠,再灌一點……”

  王建忠見有效,又把母親按下去,灌下去一大口。

  王母騰得坐起來,哇哇大吐特吐起來,隔夜飯都吐光了,連膽汁都吐了出來。

  然后呃一聲,倒下去昏了過去。

  “娘,娘……”王建忠擔心地大叫。

  郭湘故意給她摸了摸脈,“沒事了,好多了……”

  “那我娘怎么還不醒?”王建忠擔心地問。

  “可能有一部分農藥被吸收了,還是要送醫院才行,不過大部分都吐出來了,生命沒有危險了。”郭湘一本正經地說道。

  “嫂、嫂子,謝謝你!”王建忠連聲感謝。

  郭湘內心已經笑瘋了,喂他母親吃屎他還得感謝我。

  另一邊顧振南也把郭湘的中醫師資格證給大家看了,大家看郭湘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她還真是大夫,好厲害啊。

  是啊,剛才她就救了王建忠的娘,要不是她,這喝農藥的沒幾個能活。

  過了一會兒救護車來了,有人抬著擔架跑了過來。

  醫生看到王建忠母親一身的糞水,嫌棄地皺起眉,“這是怎么搞的?”

  “吃了農藥,灌了糞水催吐。”有人搭話。

  “醫生,這樣做是對的嗎?”也有人存疑。

  “對的。”醫生點頭,用糞水催吐還真是最好的辦法,沒送醫院前這是最有效的方法。

  大家一聽醫生說是對的,對郭湘更加佩服起來。

  王建忠隨救護車去醫院,黃玲不知所措看向郭湘,“小郭……”

  “黃老師,別急,你婆婆不會有事的。你不放心就去醫院看看,我陪你一起去!”郭湘說道。

  她可要去看熱鬧,王母是喝農藥上的醫院,醫生還會給她洗胃,那可是要把管子從喉嚨插入她的胃里灌入溶液洗好幾遍,非常受罪的,不看熱鬧可惜了。

  “我和你們一起去!”顧振南說道,他可不放心媳婦一個人。

  “好!”郭湘點頭,三人一起到油廠醫院。

  因為救護車都是就近原則,油廠就有醫院,所以剛才的救護車就是油廠醫院的。

  到了醫院王母正在做洗胃,哭天搶地的,還是被洗了好幾遍。

  郭湘心里都要笑死了。

  最后終于消停下來,掛了點滴推進病房。

  王建忠和黃玲都一臉擔心。

  黃玲抱著的孩子又哭了起來,黃玲忙哄孩子,可怎么也哄不好。

  王建忠不耐煩了,“把孩子抱到外面去,吵著我娘休息了。”

  黃玲拍孩子的手一僵,臉上露出悲傷之色。

  郭湘瞪了王建忠一眼,對黃玲說道:“黃老師,我看孩子哭得不正常,既然來了醫院,不如檢查一下。”

  “查什么查?孩子就是被你慣的。”王建忠說了一句,“誰家孩子不是打大的?”

  “你怎么說話的?”郭湘怒了,“有你這樣當爹的嗎?自己孩子不心疼,連看病也舍不得,什么人啊?”

  “算了……”黃玲拉了郭湘一下,她知道自己丈夫現在正擔心他娘,就不去煩他了。

  幾人走出病房,黃玲看著孩子,“妮妮,告訴娘哪兒不舒服?”

  “娘,娘,我疼,疼……”孩子一邊哭一邊說。

  黃玲心疼死了,“告訴娘,哪兒疼?”

  “頭疼,頭疼……”孩子指著腦門,哭得眼淚嘩嘩的。

  孩子已經兩歲,會說話,雖然不是很會表達,可哪里疼還是知道的。

  “頭疼?”郭湘皺起眉頭,身上那么多傷,怎么不是身上疼?

  她看看孩子一跳一跳還沒閉合的囟門,難道和這個有關?

  開了透視往孩子囟門處看去,這一看大吃一驚,就是做過無數臺手術的她臉也白了。

  孩子的囟門處居然有三根針,很長的,起碼有四公分長的針,那種縫被面的針。

  一定是那個老太婆干的!

  郭湘的臉氣得煞白,怪不得昨天聽到她罵孩子“你怎么還不死”,她是早就下手了,沒想到孩子命這么大。

  “媳婦,怎么啦?”顧振南發現郭湘臉色不對急忙扶住她。

  郭湘頓時冷靜下來,故意把手放在孩子的囟門處,“黃老師,我覺得孩子的這里有問題,要不去檢查一下?”

  “那、那怎么查?”黃玲已經六神無主,知道郭湘是大夫,一切都聽她的。

  “走,去兒科。”郭湘對黃玲說道。

  在路上郭湘又趁機往孩子身上看了看,還好身上沒有針。

  兩人來到兒科,醫生問孩子怎么了,郭湘直接說:“醫生,孩子頭疼,請您給開個X光片!”

  “頭疼就拍片?是不是發燒了?”醫生皺起眉頭。

  郭湘也不想多解釋,就堅持要開X光片,醫生無奈,反正花錢的是他們自己,他就開了單。

  來到影像室,做X光的醫生看了一眼單子,見是給一個孩子頭部拍片有點驚訝,不過還是按單子做了。

  等片子拍出來,醫生大吃一驚,孩子腦子里居然有三根金屬,看形狀應該是針。

  “這是誰干的?還有沒有人性了?”醫生大怒。

  “醫、醫生,怎么啦?”黃玲看不懂片,戰戰兢兢地問道。

  “你是孩子的母親?你是怎么帶孩子的?”醫生怒視她。

  “我、我……”黃玲都快哭了。

  “醫生,孩子以前一直是她奶奶在帶,昨天才剛帶過來。”郭湘忙幫黃玲說話。

  醫生呼了口氣,“那你也太不注意了,孩子奶奶平時是不是就不喜歡孩子?你看看,她這是要孩子的命啊。”醫生指著片子里的針說道。

  “這到底是什么?”顧振南忍不住問了一句,他也沒看懂。

  “這是針,就是縫衣服的針,特長特大號的那種。”醫生嘆息,“怎么有這么狠心的人啊,簡直是畜生……”

  “你說什么?”黃玲驚得目瞪口呆,“怎么會,怎么會……”

  她知道孩子奶奶嫌棄孩子是女孩,打一打就算了,她居然要孩子的命?

  黃玲崩潰了,放聲痛哭起來。

  醫生搖頭,“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快幫孩子辦理入院,把腦袋里的針取出來。”

  “醫生,這里能手術嗎?”郭湘不禁問道。

  這里只是油廠醫院,醫療設備和醫生的醫術恐怕都不夠吧?

  醫生一愣,“還真有可能不行,你們快把這片拿去給兒科醫生看,不行就快轉到市醫院去,別耽擱了。”

  “嗯!”郭湘應了一聲,拉起黃玲,“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孩子要緊,別人都靠不住,孩子現在只能靠你了。”

  顧振南抱過孩子擔憂地看了一眼黃玲。

  黃玲狠狠擦了下眼睛,是啊,孩子只有自己一個人了,丈夫都靠不住,更不用說別人了。

  為母則鋼,自己都不堅強起來,孩子怎么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久久小說下載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生八零悍妻來襲,重生八零悍妻來襲最新章節,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平板電子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請發郵件至,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
Copyright©2018 久久小說下載網

彩票开奖湖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