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朝野史 0包裹

小說:龍朝野史 作者:偽俾官 更新時間:2019-11-12 18:13:24 源網站:平板電子書
  0包裹

  玨離開凌云已經有好幾個月了,玨在版南國是死是活也沒有人知道。

  “什么?!版南國出現了暴動?!”夏尼在聽到燼锽的話之后不免震了一下。

  “夏尼姐你別著急啊,放心,以玨的能力就算是平定不了暴動的話也能夠逃脫吧。”冰千鳥倒是不慌不忙地說。

  夏尼沒有在說什么,只是一個人靜靜地看著手中茶杯中的泡沫漩渦。

  玨離開之后他的工作就由夏尼承擔了,但是夏尼總覺得龍族目前對她的態度就像是玨已經死了一樣。她覺得很不舒服。

  冰千鳥像是看出了夏尼的不安一樣,然后說:“好啦,夏尼姐,好不容易休息了,就不要再想這么多了,放松一下自己吧。”

  夏尼聽后含糊地笑著點了點頭。

  燼锽在此期間聽著這兩人的對話,一個勁兒地喝著自己的茶。

  玨早晚有一天會死的,而且是會被我們給殺死,只不過是時候未到罷了……到時候,你們會下手嗎?——燼锽多么想說出這句話,但是沒有辦法,他不能將玨的身份在現在挑開。為了讓自己的嘴不泄露出什么秘密,燼锽只得一個勁兒地喝茶。

  “對了,夏尼姐,你是打算讓辛廣的兒子加入軍隊嗎?怎么這幾天一直讓他和贏寧對戰?”冰千鳥問。

  “嗯……在走的時候玨在信中說過要我們帶一下辛戰,而且嬴寧也說玨所傳授的影襲中有不少可以拿來用的戰斗方式,所以他也算是樂在其中吧。”

  “這樣啊……”

  “而且這幾天后辛戰就要回去了吧,畢竟也不能一直不回我們那邊啊。倒是贏寧哥,現在變得更喜歡使用太刀了,父親白教了他那么多年的精鋼派招式了!”夏尼氣呼呼地說。

  “沒辦法啊,畢竟過年的時候出現過那種事情,贏寧也應該是為了保護你吧……夏尼姐為什么沒都對贏寧產生興趣呢?明明是個對你挺好的人的,一直都惦記著你。”冰千鳥問。

  自然,這種問法絕不是冰千鳥自己的想法,而是在敖麗和娜爾一同的見一下提出的詢問,畢竟她們也很好奇為什么夏尼對相處了那么多年的贏寧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個……怎么說呢?總是就是沒感覺了,玨的他就是我異父異母的親哥哥罷了。”夏尼絞盡腦汁想了半天才說出了這種話。

  “額……和之前問你時的回答沒什么區別啊……”冰千鳥感到很無奈。

  就在這時候,有一個白色的身影一下子閃過,然后又有個東西一下子抱住了冰千鳥。

  “千鳥姐!”敖麗騎著素風過來了。

  “敖麗?你怎么來了?上次的禁閉關完了嗎?”夏尼見到敖麗跑過來后問。

  就在前幾天,敖麗就因為翹課被關了禁閉。要知道,在這幫女生里只有敖麗還處于學生階段。

  “不就翹了個課嗎,那幫老師也是沒意思,這么死板!無聊!”敖麗噘著嘴說。

  夏尼和冰千鳥相互看了看,然后兩人的表情都有些難以言表。

  “也就是說……”夏尼小聲說:“你又翹課了?”

  “哼,本公主是誰啊?小小年紀就獲得了妖龍的稱號,那還用什么學習?只是那幫老師嫉妒我的天賦異稟罷了。”敖麗趴在桌子上揮著手說。

  真是個頑皮的家伙。

  燼锽喝著茶看著敖麗。

  我當初為了畢業可是下了血本的……真是的,那個畢業論文太難寫了!

  “所以呢?這次是為什么跑出來的?”冰千鳥問。

  敖麗聽后站起來,很是驕傲地挺著胸說:“哼哼,玨從版南國寄東西過來了!”

  “玨寄東西了!?”夏尼和冰千鳥聽后興奮地探出了身子。

  “嗯……算是吧。”可是當敖麗見到冰千鳥和夏尼的反應這般激烈的時候,她的語氣就變得弱了不少,還有種躲避的情感在里面。

  “怎么了?”冰千鳥問。

  “嗯……寄件人的名字不是玨……而是一個叫做歐陽踏雪的人……”敖麗像是在回避視線一樣地說。

  “歐陽踏雪?”冰千鳥和夏尼將探出的身子又收了回來。

  玨當初的確是通過柯恩的關系運送過一批包裹,但是或許連科恩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兩個包裹中并不是只有一個作為誘餌——而是兩個都被當成了誘餌。玨明白,如果只有一個包裹被寄出去的話,那么敵人就會尋找另一個包裹,但是當他們找到了另一個包裹的話,他們就會放棄尋找。因此,玨特意準備了兩個誘餌,而真正的包裹,被玨以歐陽踏雪的名義通過一般的運送包裹的部門給送了出去。

  當然,玨不是沒有考慮過敵人會考慮歐陽踏雪為什么要寄包裹到凌云,但是玨認為只要能夠引發一個更大的事件來壓著這件事情就行了,因此,玨才快馬加鞭地尋找搶包裹的人。

  “聽上去像是個女人的名字啊。”這時候,在一旁靜靜喝茶的燼锽開口了。

  真的,燼锽真的是受不了了。喝了這么多茶的他依舊沒能打消心中說出玨身份的沖動,于是他選擇抓住這個機會來轉移注意力。

  夏尼她們都陰著臉沒說話。

  哦?幾位小姑娘遇到情敵了?不過話說你們這幾個本就是情敵吧?能夠心平氣和的坐在這里說話的話也真是和諧啊。

  “總之,先看看寄來的是什么吧。”夏尼先說話了。

  或許是覺得夏尼說的話有道理吧,那幫女生們就表示了認可。

  很有領導性嘛,看來以后的正妻候選就是你了。

  敖麗跑到素風的身邊,將系在它項圈上的包裹給拿了下來。

  打開包裹一看,發現里面放著一對金屬殼以及一張便條。

  和燼锽猜的一樣,夏尼她們果然是先看的便條。

  “讓我們查一下這東西是從哪里來的嗎?還要收集一下魂界的報告?”夏尼總結了一下便條中的內容。

  冰千鳥拿起了一個金屬殼,然后看了看說:“這東西看上去像是魂界的武器組件……好像是叫子彈來著……”

  “哦!就是那個將碳硫硝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后的東西吧?聽說在密閉的條件下燃燒會爆炸。”敖麗將自己對這件事情了解的部分全說了。

  “魂界的東西啊……”夏尼看著這些子彈,“再過幾個月叛逆監視者會過來吧?到時候問問他們?”

  “你難道要玨再在版南國帶上幾個月嗎?”燼锽冷不丁地說。

  幾名姑娘相互看了看,然后馬上將桌子上的東西給收拾了一下就跑了。

  燼锽瞥了眼跑走的幾人,然后說了句:“加油。”

  夏尼一行人直奔學校的圖書館,因為在那里有一些關于魂界的知識書籍。

  “嗯?”

  夏尼她們一闖進圖書館,就召來了一名女性的注意。

  “煞羽姐!你也在這里!”敖麗見到煞羽后眼睛閃來閃去的。怎么說呢?有種想要回避意思。

  煞羽看了看這幾人,然后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她對敖麗說:“上課。”

  雖然煞羽的表情沒有變化,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來自煞羽的壓迫力。

  “煞羽姐!你就讓我今天先休息一下吧!我還想要查東西呢!”

  “什么?”煞羽一歪頭。

  夏尼把玨寄來的包裹給遞了過去,說:“玨讓我們查一下這東西的出處以及魂界對于當前這些武器的信息。”

  煞羽撿了幾個彈殼看了看,然后她又思索了一下,說:“我來。”

  “誒?煞羽你要和我們一起來查嗎?”夏尼問。

  “嗯。”

  對現在的煞羽來說,玨是從法術暴走中救了她的人。報恩是應該的。

  于是,幾名女生就開始了對這些彈殼的調查。

  “嗯……這些彈殼好像不是魂界的吧?”敖麗皺著眉說。

  已經一上午了,她們并沒能查出來與書中所有的相似的型號。

  “不應該啊,理說三界是不允許使用魂界的武器技術的。”冰千鳥也犯了難。

  魂界的技術三界有過了解,那是連嬰兒都可以使用的力量——科技。核武器、空間激光衛星群、重粒子加速理論、空間撕裂技術、空間集能衛星大氣干擾……每個技術都可以被認作是地裂級的強大法術。如果讓三界的人族知道了這種東西的存在的話,那么三界的秩序就會被破壞,從而影響到三界所有生物的制衡關系。

  “……”煞羽這時候像是想說什么但是沒說。

  夏尼見到煞羽這樣子,就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煞羽,你是不是想說如果這不是現在魂界的東西?”

  煞羽點了點頭。

  “是像那一次那個叫做‘霧’的人嗎?”敖麗問。

  一瞬間,這么女生們就不說話了,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微弱。

  她們都意識到了一點——玨現在能送這種東西來的話,就說明玨現在已經和霧接觸了。話句話說,玨現在正受到霧的威脅。

  雖然她們都知道玨的實力非凡,但她們忘不了那一天玨與霧交涉時候的表情——震驚和疑惑。

  “玨現在……很危險嗎……”夏尼擔心地說。

  沒人回答,因為沒有人可以下定論。

  只不過在這些人里面,冰千鳥正一個彈殼一個彈殼地檢查著。

  “千鳥,你在做什么?”

  “……我在找一些信息。”冰千鳥說著就將自己已經找好了的彈殼展示給周圍的人看。

  在彈殼的底座上有被人刻上的文字。

  “字跡歪歪扭扭看上去很丑,但是單單從雕刻的技術上來看應該是個大師級的人刻上去的……絕對是玨沒錯!”敖麗盯著底座看了一會兒后說 。

  雖然對于敖麗那種怪異的判斷方法感到疑惑,但是周圍的姑娘們還是認可敖麗的判斷。

  冰千鳥手中刻的字是“來”。

  于是其他女孩們就開始從這些彈殼中尋找字跡,但是令她們感到疑惑的是除了冰千鳥手中的彈殼上刻著字以外就沒有別的彈殼上刻有字跡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玨鬧著玩呢?”敖麗看上去像是沒有耐心了。

  夏尼一邊檢查著剛才看過的子彈殼一邊說:“玨這個人是不會做無意義之事的,他能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聽了夏尼的話,這些姑娘們又開始進行了排查。但是就算是排查了許多遍之后也沒能查出還有什么彈殼里面有字。

  “怎么可能啊?!不應該啊?!”夏尼的耐心也快被消磨殆盡了。

  現在就剩下夏尼和煞羽還在排查了,冰千鳥和敖麗由于在前半部分的表現太過優異而浪費了太多的體力,現在正在休息。

  “難道說,玨是故意的?!他這個人壞得很!”敖麗說。

  “故意的嗎?”夏尼像是脫力一樣地坐在原地。

  “不是。”就在這時,煞羽拿著一個彈殼說,“里面。”

  聽到煞羽有了發現后夏尼她們湊了過來看。果然,在彈殼的內側被人刻上了字。

  見到此情此景,夏尼她們又開始了排查,而這一次她們在多個彈殼的內壁上發現了字跡。

  “竟然能發現……”敖麗不敢相信地說。

  “了解。”煞羽點了點頭。

  “哦~可以啊,火雞妹,沒想到你還能找到啊。看來你很了解玨嘛!”冰千鳥用酸酸的語氣說。

  “年齡。”煞羽到冰千鳥著這么叫她后就馬上回了句。

  “就算你比我大又怎樣?我還是要叫你火雞妹,有問題嗎?”冰千鳥見到煞羽那么說之后非但不妥協,反倒是來勁兒了。

  “鳳凰!”煞羽的語調雖然沒有變,但是她的聲音大了不少。

  “著火的鳥嘛,我知道啊。”冰千鳥呵呵一笑。

  夏尼和敖麗見到冰千鳥和煞羽吵起來后并沒有加入勸架的行列,而是繼續看著那些子彈。

  “……想不到千鳥和煞羽還是這么不和諧啊。”夏尼說。

  “嗯?夏尼姐你知道千鳥姐和煞羽姐關系不好嗎?”

  “嗯……她們上學的時候就這樣了。一開始兩人就在學校里吵架……聽說還有些男生將她們倆吵架當成一種風景呢,說什么‘兩位美女間的戰斗’?搞不懂,甚至還有人要我也加入吵架的行列。”

  “啊?上學的時候就開始了嗎?”

  “差不多是快上初中的時候吧……父親的金銀臺駐軍到期后我就直接輟學了。”夏尼說。

  “是啊,那個時候夏尼姐的媽媽……”

  沒等敖麗說玩,夏尼就將子彈給整理好了。敖麗也停住了要說的東西。冰千鳥和煞羽也不吵了,湊過來看看玨到底寫的什么內容。

  “請率領軍隊到版南國的邊境來,從收到包裹的時候算起,時長半個月。”

  敖麗轉過頭看著冰千鳥,皮笑肉不笑地說:“看來是給你的信息呢,千鳥姐。”

  “啊……剩下的就是找個理由派軍了……”冰千鳥呆愣愣地說。

  “放肆”煞羽這么說著,但是她的語氣中有些生氣。

  “確實,僅僅是因為玨的信息就派軍隊的話太隨意了吧。”夏尼看著冰千鳥。

  的確,僅僅是玨的一句話就能調集軍隊的話實在是太隨意了,太放肆玨了。

  “但是我還是會聽他的話的。”冰千鳥說:“也許現在他已經遇到了自己不能解決的事情,我現在只不過是以一名將軍的身份看待一個外交官的請求。”

  “哼,這還差不多嘛……”敖麗微微一笑。

  當天晚上,煞羽洗漱完畢準備睡覺了。

  【“你還挺了解玨的嘛。”】

  冰千鳥的話一直在她的耳邊環繞。

  其實煞羽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能夠找到那記號所在的位置,不過她可以確定這絕對不是細心的緣故。她總覺得如果是玨的話一定會這么做的。

  是我想多了還是……

  煞羽路過書桌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以前玨教她太古文字的書稿。

  好像當時有好多的回憶就這么沒了……

  煞羽轉身離開書桌,但是她的衣角被桌子上的書腳給勾住了,然后不知情的她將書桌上的書個拉了下來。

  書本散落了一地,煞羽趕忙過去撿。

  可是就在她打算拾起書本的時候,她愣住了——屋子里,有回音?

  身為高階種,她的聽力自然要比一般人好一些,她的耳朵自然會抓住這些聲音。

  煞羽看著自己房間的角落,然后她摸了摸墻壁。

  有暗室?!

  煞羽檢查這房間,她總感覺自己冥迷之中知道如何打開暗室的門。

  果不其然,門被煞羽打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久久小說下載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龍朝野史,龍朝野史最新章節,龍朝野史 平板電子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本站根據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說站得到的鏈接列表,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版權人認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損您的利益,請發郵件至,本站確認后將會立即刪除。
Copyright©2018 久久小說下載網

彩票开奖湖北十一选五